社论:外国评占中案裁决 充满双重标准
「占中九子」被科罪,引起世界重视,一些西方政客、人权安排和传媒责备判定危害港人平和聚会权力,前港督彭定康更描绘审判是对政治事情进行报复,特首林郑月娥当即辩驳,直指这是危害香港法治  「占中九子」被科罪,引起世界重视,一些西方政客、人权安排和传媒责备判定危害港人平和聚会权力,前港督彭定康更描绘审判是对政治事情进行报复,特首林郑月娥当即辩驳,直指这是危害香港法治名誉的谬论。世界上呈现这样的谈论,并不令人意外,现实上,一些西方政客和传媒一向都以双重标准,来点评香港对违法占中者以致骚乱分子的法令制裁。  这些谈论不止危害本港的法治形象,影响外国对港观感,并且变相为这类违法活动护航,加强一些人士应战法令的意欲。政府当然须正视听,消减这些谈论的晦气影响,大众亦应对事情校准焦点,避免受抱有政治成见的片面谈论所误导。  这些谈论都有一个前设,以为占有运动的意图是争夺民主诉求,政府提出检控,是为了政治报复,限制言论自在及平和聚会权力,而法庭的判定是政治镇压的一个过程。  无视举动对大众的危害  这类西方谈论只重视自在与人权,却全不考虑举动违背法令,危害大众利益,并掠夺其别人的人权。法官的判定已清楚指出,占中长时刻占有路面,阻碍交通,甚至连救护车也要绕道,过火掠夺其别人运用路途的基本权力。法官引证香港和英国的判例,指公民方命不能超乎合理份额地影响别人权力,上述传媒在报导时对此悉数不提。  实际上,西方首要传媒从占有运动开端就一面倒支撑,片面地予以怜惜,至今不变,对举动的违法性质,以及对社会经济民生及公共秩序的影响,都悄悄带过,至于过程中的暴力冲击,都描绘成是警方「镇压」的结果,甚至连后来的旺角暴乱,都美化为「鱼蛋革新」。即便金钟一带,在占中正式发动前几天,已发作过冲击「公民广场」事情,占中期间又爆发过龙和道抵触,并非彻底「平和」,这在上述报导中也甚少看到。  英美政府镇压示威超港  至于事隔数年才检控审理,以事情中当局逮捕人数之多,收集依据之繁,反而显现当局情绪稳重,并非所谓的「秋后算帐」。  反观英国在二〇一一年于多个区域发作暴乱,逮捕了二千多人,傍边一千多人遭检控,各地法院二十四小时开工,有如本港法院审理小贩阻街案般「兵贵神速」,西方传媒却没有骂过一声。假如本港法院也来这一套,肯定会招来不同的反响。  美国警方与司法部门也相同以严峻手法抵挡「占有华尔街」举动,其时示威者一度占有纽约布鲁克林大桥,纽约警方迅即武力清场逮捕七百多人,最终检控数十人,这说明西方国家并不存在违法打乱公安的自在与人权。  任何法治国家都不会容许示威者长时间占有市中心和首要路途,瘫痪运作,影响人民生活。西方政客和传媒以双重标准对待不同当地的聚会举动,假如不是无知,便是出于政治动机而罔顾现实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